冰箱里的龙虾 no.01

“嘛,我觉得吧,生活不就是一连串的巧合吗?哪有什么天命之说啊。”“这一点上我倒是同意你的观点。”A附和着同在汽车配件制造厂设计部门工作的同事。一天时间又在这里无所事事地打发掉了。“与其说是工作,还不如说是打个卡。”A这样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丢掉饭碗啊。”

破旧的公交车在拥挤的街道上缓慢地蠕动着,只不过数年前同在公路上蠕动着的汽车好一半已经换成了自行车和摩托车。灯光昏暗,远处的行道树被埋没在深深的雾霾之中。酒吧的霓虹灯广告倒随意地发出刺眼的红光。“依靠酒精过活的家伙倒还真是不少啊。”A冷笑了一下,“什么时候没有人有钱喝酒了,这酒吧也就差不多了。”

手机屏幕在收音机启动界面停留了将近十秒,耳机里才传来电台播音员的声音:“今日股指大幅下挫近15个百分点……”耳边的声音渐行渐远,这样的坏消息给A带来的早就只有麻木,甚至还不如运行不流畅的智能手机上的无聊免费游戏能够提起A的兴趣。

A还记得三年前经济危机刚开始的时候,那时的自己还为刚将海外市场中的大笔股份全额抛售的行为感到庆幸。依靠着父亲的遗产和抵押房屋所获得的大笔资金,A加入了炒作海外市场的大军。巧合的是,A刚刚将股票抛售一空,那个国家的股指便一路狂跌,币值一天内大跌17%,没过多久就传来了经济崩盘、政府即将换届的消息。A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被电视台称为“海外游资恶意炒作”,但是管他呢,对于自己这样的投机者,这种巧合是再好不过的了。

在那个国家经济崩溃的两个月后,A所在的国家受到了经济危机的波及。“啊,这不是我的责任啊,参与炒作的几百亿美元中我只贡献了几百万啊。”A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这些事情。很快,A的公司在那个国家的投资在那之后很快化为了泡沫。虽然出色的理财技巧和A所相信的巧合帮助A保住的大部分资产,不过不时出现示威游行的这个国家、性情越变越差的上司、公司内一切为了压低产品成本的新规定也让A着实不好受。

现在想想,A所收到的那个国家的政府即将调整货币政策的小道消息就是撤退的号角。“倒是我还在自欺欺人地说是巧合啊。一定要说的话,能拿到那个小道消息才算是巧合吧。”A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破产后跳楼自杀的同事的脸庞浮现在他的眼前。其实这场金融危机早已成为必然,泡沫经济已在这一地区出现了近十年之久。这个国家之后也变成了那些海外炒家的攻击对象,仔细想想也确实是必然啊。

A以前却没有考虑过这些,进行这样的恶意投机行为的A总是不想去面对这一如此显然的现实,这可怕的数字游戏却成了A的庇护所。一次次的胜利之后早已是无尽的空虚,而贪欲和近乎赌博的快感还是变成了A的生活支柱之一。事实上,直到前天晚上A还在做着卖空另一个邻国的债券的事情。“只是为了将来的失业做准备么,失业可能也不会是巧合了吧。只要再来一次事故,公司也就完蛋了。不顾一切地降低产品质量不就是走钢丝吗?”

一声巨响从公路上传来,破碎的钢化玻璃和惊恐的卡车司机的脸庞成了昏迷前的A最后看到的景象。A所不知道的是,离自己十米开外的卡车正在熊熊燃烧着。塑料燃烧产生的浓烟冲击着街道上每一个人的呼吸系统,公路路口的人们捂着鼻子赶紧跑开。只有远方传来的断断续续的警笛还在提醒着A这仍旧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世界。“谁来……救……救……我……”可是现在的A只剩下脑海里残留的支离破碎的声音和走马灯似的一闪而过的生活场景……

“今天傍晚6点30分左右,本市X路Y路路口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满载塑料的卡车从侧面撞上了行驶中的公交车后燃起大火。十四名乘客连同卡车司机当场死亡,近二十名乘客重伤,其中包括严重烧伤者十二人……”“……接下来播送近期焦点:数日前发生在本市的严重车祸原因现已查明为卡车严重超载以及刹车工作失灵。此外,卡车上燃起的大火部分原因是由于油箱存在设计缺陷……”“……制造设计卡车零部件的B公司于今日展开新闻发布会,公司高管在发布会上宣布公司破产。此外,涉事高管已被警方带走……”

“哎,你听说了吗,Fitter上有人在传设计那个问题刹车的B公司职员也在那辆公交车上啊!如果是真的话,那不就太巧了吗!”“啊,那个啊。已经有人确认是真的了。哼,偷工减料,自作自受!这哪是什么巧合,完全就是应得的报应!”

“生活是一连串的巧合吗?”出事一分钟前,A这样问着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这几年投资的经历,是那些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夜晚,是少年时看到的星空,是妻子的笑颜,“这一切的一切可能,不,果然,还是必然啊。”


这也算是个人网站的第一篇文章了吧(那个hello world什么的还是不要去管它了)。本身是作为一次语文小测验的考试作文的,当然小测验的时候只写了900字不到。Word里编辑完成,看了下字数统计,超过了1700字,稍稍有些惊讶。测验试卷发下来后分数却比较低,和同学交流了一下,N表示主题还可以,可以写长些,文笔好一些之类的。一开始我还是有1200字内完工的把握的(笑),不过如你所见,想要把故事讲清楚还是不行啊。当时想到金融危机因果论的主题的契机还是之前补完的[C]([ C ] THE MONEY OF SOUL AND POSSIBILITY CONTROL),还有脑洞大开想到的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笑)。

附上试卷上的材料(仔细想想还是这样的故事还是有些偏啊):
“许多人相信,没有注定的人生,所有的事基本上是一连串的巧合,然而,即使抱持如实信念的人也会有这样的结论:在生命中的某一段时期,当他们回头审视,发现多年来被视为巧合的事,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写些文字做些文字处理的工作还是电脑方便啊,不用涂来涂去改来改去,弄得纸头黑乎乎的;也不会有什么“你的字我看不懂”这样的吐槽(真是糟糕的人生啊)。

以下是1月29日的更新:

更换了可能出现的小说合集的标题。唔,龙虾放在冰箱里很长时间不吃就会变成奇奇怪怪的生物呢,脑洞这东西也是一样啊。

4 thoughts on “冰箱里的龙虾 no.01”

  1. 烈日当空,在近40度的高温下,就连T市最热闹的商店街也门可罗雀,店员们也都缩在空调房里,对接待顾客兴致全然没有。

    “啊啊啊,那么热的天有哪个白痴会出来逛街啊!老板是SB吗?当我们是*雪公主还是冰*女王啊?”店员A趴在玻璃柜台上不停地抱怨着。
    “你抱怨也没用啊,还不知道老板有没有监视我们工作,否则连你这饭碗都要砸掉喽。”店员B更是干脆地躺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无力地回应着。
    “切……这破碗我还真不稀罕,在家里冲冷水澡也比呆在这活受罪好……卧槽!”店员A无意间瞥到了街上的两个人影。

    “大小姐……你这是要我命啊,这么热,你看看街上就我们俩……”少年大汗淋漓地说道。
    “阿铭!堂堂男子汉怎么连这点温度都承受不了!你是不是男人!”走在前面的少女转过身来,训斥道。
    “我还未成年……这么热,出来逛街就是人干的事?”少年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无奈地说道。
    少女挑了挑细眉,从不知哪里掏出一瓶喝了一半的水递给少年,说道:“渴了早点说嘛!喏,我喝剩下的,全给你了。”
    少年盯着水瓶,思绪早已不知飘到哪儿去了。雨琴喝过的水,那我喝不就是间接接吻吗,和雨琴接吻,接吻……接吻!
    见少年无动于衷(其实是陷入无可自拔的幻想),少女就拿回了水瓶,给了少年一个爆栗,“想喝又不喝,逗我玩儿呢吧!”

    (后续有空再补,姚大再见)

    1. 从幻想中被打回现实世界的少年摸着微微发痛的头部,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注视着早已走远的少女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不知是不是起到了领头作用,在逛街的过程中少年发现街上的人居然渐渐多了起来,面对打起精神强颜欢笑的店员们,少年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地道歉。

      逛街时间总是飞快(少年:我反对!),少女也认为逛的差不多了,看着被叫来当苦力的少年,吐了吐舌头,“真是不好意思啊,让阿铭抽空出来给我当苦力啦!”

      少年看着香汗淋漓的少女无语苦笑。

      ——————————
      “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我,此间宇宙不再有人能与我为敌,我的意志将统治整个世界,所有规则由我管理……”黑暗虚空中传来沉重的低吟。

      “侵略者,不管你是谁,从哪里来,我们的世界不需要你。”长裙女子对着虚空缓缓说道。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我来此间不为统治世界为何?”虚空中出现了一团极黑混沌的球。

      “你算个球!”女子身旁的白发少女立马出声反驳,“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来肯定是被我们蹂躏的!”

      “可笑……”

      ————————————
      突然,少年在嘈杂的人群之中发现了一名身着白衣却坐在轮椅上的少女。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少年望着轮椅少女的身影不由得出神了。

      “瞅啥呢你,咦,那不是墨氏集团的大小姐吗?怎么,阿铭你对她感兴趣?”少女用手肘顶了顶少年用揶揄的语气说道。

      “呃”少年汗颜,“如果是大小姐的话,她身边怎么没保镖?”

      话音刚落,少年的视线就被人群挡住了。此时,轮椅少女正被一群社会混混围住了。

      “啊呀啊呀,这不是大集团的大小姐吗?怎么,大少爷失踪了大小姐独自出来散散心?要不要我哥们几个来陪你散散心啊?啊哈哈!”杀马特头型的混混蹲下来猥琐地说道。

      “诶嘿嘿……”旁边的混混们也配合着发出淫荡的笑声。

      “……”少女没有回应,只是手不由得握紧了轮椅的扶手。

      “我打!”人影闪过,混混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伤害,一个个都倒地不起不停哀嚎。

      万雨琴拍了拍手,不屑地说道:“欺负少女的人渣都要接受正义的制裁!”转过身,又对少女说道:“嘿,姑娘没事儿吧?”

      旁观的时铭看不下去了,“你是哪个隐姓埋名的江湖好汉吗?”

      “我只是跟我爸学的防狼术而已。”万雨琴得意洋洋地说道。

      “嘁……雅才不需要你的帮助。”轮椅少女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道。

      “真是不坦率,来,给姐姐笑一个!”

      “这语气又变成女流氓了喂!
      (゚Д゚)ノ”

      然而轮椅少女根本没有理会两人,默默地推着轮椅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